蛋叉叔叔的嘿咻

腐、各种cp、脑洞多架不住懒癌晚期。斯哈永恒不拆,佛系更文。

矢仓:

不白:

边画边回忆:

哈利第一次戴上分院帽时无措的小眼神

在去往霍格沃茨的火车上罗恩看见赫敏念咒语惊奇又呆滞的表情

手里常年拿着书并说“I went to the library......”的傲娇小赫敏

第一眼看到竟然让我根本恨不起来的高颜值马尔福

戴着防妖镜让我知道人活的与众不同是那么酷的卢娜

永远的魔法校长邓布利多

可爱的给哈利做了一个绿色奶油配粉色祝福语还压坏了的蛋糕的海格

深情的斯内普教授,明明关心还要摆一副臭脸

还有执念的伏地魔,想成为最强大却又无法理解最强大的感情就是爱

 @提香 

Snarry傻白甜30 霸道总熊和救世主男孩7(大概是短篇的ooc产物|养成向)

其实Severus一直对于Harry说的,幼儿园要演《睡美人》耿耿于怀。

“这么小的孩子就要演这种‘不堪入目’的情节?这帮麻瓜们脑子里装的都是巨怪的口水吗?”教授如是说道。

可是周一到了,本该去演王子的小Harry却缺席了幼儿园的演出。Harry生病了。

Severus现在没空顾及那愚蠢的演出,早上醒来的时候Harry浑身烫的不自然,小孩却还一个劲的喊冷。小小的身子蜷缩在Severus的怀里,使劲往里拱,寻找热源。

Severus在心里暗骂自己没有照顾好小孩,昨天出去玩受了风,看这Harry咳嗽的小脸通红,教授懊恼极了。他只能在Harry的额头上吻了又吻,想着要不要把人直接带到蜘蛛尾巷去——他家里还有不少魔药药材,虽然不比在霍格沃茨的办公室,但是要做一副简单的退烧药还是绰绰有余的。

正想着,身体一阵奇异的剧痛从四肢百骸蔓延开来。这种感觉似曾相识,Severus咬紧牙关,可还是痛的闷哼出声。

床上的小Harry听到了,挣扎着做起来询问:“Severus,你不舒服了吗?”

看着小爱人明明自己难受的不行却还要关心自己,Severus心里软成一片。但是很快,他再次问候了梅林的内裤:Severus低头,发现自己又变成了那只棕色的小泰迪熊。

该死的!幸好小熊没有嘴,不然他就要顶着一双又大又亮的豆豆眼喷出难听的毒液了。

“咦,Severus你又变回小熊了呀,是不是变身魔法失效了…”小Harry迷迷糊糊的,小手伸过来把Severus熊抱进怀里。

被小恋人紧紧抱在怀里,因为发烧过热体温源源不断地传过来,Severus拼命克制自己,让自己冷静下来。

这次变成人持续了一天半的时间,看来Harry的吻也只是暂时能让他变回来。那么…

Severus从Harry的怀里挣扎出自己毛绒绒的熊爪子,抱住Harry的笑脸,让Harry的唇印在自己嘴巴的位置上。

什么也没有发生。也许…是要Harry主动亲才有效?又或者,他需要维持小熊的姿态一段时间才能变回去?

Severus的思绪被Harry的咳嗽声打断。当务之急就是照顾好他的小孩,别的一切都没有生病的Harry Potter重要。

房门突然被推开,是佩妮·德思礼。女人仿佛没有看到Harry正在生病,自顾自地大呼小叫起来。“Harry Potter!你为什么还不起来!”

“姨妈,我生病了,好难受…今天可以不去幼儿园了吗?”

“随便你。”门砰地一声被关上,没有留下一句关心和问候。不多时,门口一阵响动,德思礼一家都出门了。

Severus难得没有愤怒——正好,自己可以亲自照顾Harry,不用让那笨拙的麻瓜触碰他的宝贝。

只是…Severus低头看了看自己毛绒绒的矮胖身体,头一次发出了无奈的叹息。任重而道远啊。

他用飞来咒从屋子里的杂物中召唤出了笔和纸,让笔在纸上写道:Harry,你好好睡一觉,我去给你拿点药,很快回来。

把纸条塞在Harry的小手里,熊熊Severus有些吃力地拎起被子给小孩盖的严严实实,施了个保暖咒。再次亲了亲Harry的小脸蛋,才从床上跳了下去。

噗地一声落在地上,迈开小腿走出房间。

Severus来到楼下,他发现自己除了厨房并不了解德思礼家的构造。他失去了翻找的耐心,小熊爪子一挥,在心中默念:医疗箱飞来!

主卧里传来东西掉落的声音,眨眼的功夫,一个白色的医疗箱飞到Severus面前悬浮着。

他打开箱子,翻找了一会,找出了对症的消炎药,又去厨房烧了温水。

Severus一只熊爪子托着水杯,另一只爪子捏着药。他想了想,让糖罐从壁橱里飞了出来,跟在他后面,这才上楼回到Harry的房间。

他小心翼翼地放下水和药,走到床前查看Harry的情况。小孩因为裹着被子,身上出了一层薄汗,平时灵动的双眼紧紧闭着,不知是不是做了噩梦,通红的小嘴微张,胡乱喊着:“爸爸..妈妈…Sev…我好难受…”双臂挥舞着,似乎是想要抓住什么,又好像是在要人抱。

明知道只是简单的风寒,Severus还是觉得心脏都揪了起来。他连忙爬上床,让Harry抱住自己,塑料做的冰凉鼻尖蹭着Harry滚烫的脸蛋。

“Harry,不怕,我回来了。”

“唔…Severus,我难受…”闷闷的声音像是带了哭腔,撒娇般的委屈。

“我知道,别怕,我们起来吃药好不好?”

“好。”即使在生病,Harry依旧乖巧地让人心疼。从没有人给过他这个年纪应有的照顾和宠爱,Harry从不知道有一种东西叫做撒娇,更别提小孩子普遍会有的任性和恃宠而骄。

Severus把枕头立起来,让Harry靠在上面,然后把药片递给他,又喂他喝了温热的水。

看着小孩乖乖吃了药,Severus打开糖罐子,从里面取出了一颗糖果。

身后的笔飞快地在纸条上写着:“奖励给最听话的小孩,要是病好的快,就再奖励你一颗。”

Harry吃着糖,腮帮子鼓起来一块。他乖乖地点点头,打了个小哈欠,抱着Severus躺了下去。Severus从小孩怀里抽出手,柔软的小熊爪子一下一下地轻拍着Harry的单薄的后背。

“Sev,辛苦啦…”很快,在药物的作用下,小孩再次陷入了沉睡。

看着熟睡的恋人,Severus眯起眼睛。一个想法从心底升起。


Snarry傻白甜30 霸道总熊和救世主男孩6(大概是短篇的ooc产物|养成向)

Severus看着玩的尽兴的小孩,脸上是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温柔微笑。可突然,儿童扫帚剧烈的抖动起来,把Harry甩了下去。

那一瞬间,他的心跳都停止了,Severus想都没想,径直朝着小Harry扑了过去。

快点…再快点…他又要在你面前摔下去了…你又要失去他了…

过度紧张的教授完全忘了自己可以用个悬浮咒或者变出一块软垫之类的接住Harry,他下意识地朝着往下摔的小孩扑过去,张开手,让Harry刚好落在自己怀里。

直到怀里再次被填满,Severus才重重地松了一口气,这时他才发现,他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

他把嘴唇紧紧地贴着Harry的耳畔,喃喃道:“幸好你没事…Harry…”

“Severus,你怎么了?”温热的小手抚上Severus的额头,细心地帮他擦拭额头上的汗。“我没事的,Sev别担心,我刚才就是没抓稳才掉下来的,我一点事都没有的。”

深吸一口气,迅速调整好自己的情绪,Severus勉强挤出一丝微笑。“嗯,我没事。”

“吓到了就去吃冰淇淋吧!这样就不害怕咯!”Harry朝着Severus煞有介事地眨眨眼,余光还不时地飘向旁边的冰淇淋店。

Severus有些哭笑不得。但他没有戳穿Harry的小心思,抱着小孩走到了冰淇淋店。

“一个柠檬香草的甜筒。”

“诶!Severus怎么知道我喜欢什么口味的!”小孩惊喜地睁大眼睛。搂着Severus 的脖子欢快地惊叫。

Severus轻笑一声,故作神秘地朝小孩眨眨眼睛。“秘密。”

接过冰淇淋,两人就坐到旁边的长椅上,一个吃冰淇淋,一个看着小孩吃冰淇淋。两人都津津有味的。

“Sev!你也吃!”冰凉的触感抵在唇上,Severus楞了一下,正对上Harry的笑脸。鬼使神差地舔了一口冰淇淋,柠檬的甜香在口中蔓延,像极了眼前人的味道。明明不爱吃甜食的啊…遇到这个小鬼之后,似乎整个世界都变甜了不少。

吃完了冰淇淋,两人离开了对角巷。Severus不由分说地抱起了小Harry。玩累的小朋友也乐于被抱着,小脑袋枕在男人的肩膀上,好奇地东张西望。

“Sev!这不是那个海报上的快餐店嘛!我想去…”小孩扭过头,凑到男人面前和他撒娇。

香香软软的小小恋人和自己撒娇,还带着奶味的小嘴巴离自己的脸只有几厘米的距离…冷酷的魔药教授一秒也没犹豫,抱着人直接来了个向右转,推开快餐店的门就走了进去。

“请问您需要点点什么?”点餐小姐姐微笑地看着面前抱着小男孩的男人。

男人面无表情地指了指海报上的新品汉堡,又面无表情地付了钱,抱着小孩走到窗边的位置坐下。

点餐员在心里偷偷吐槽,都当了爸了怎么还这么一副高冷的样子,殊不知教授还沉浸在刚才Harry跟自己撒娇时候的可爱模样,大脑还没从当机中清醒过来。

不一会餐品就上齐了,小Harry欢呼一声就要伸手去抓薯条,被一只大手半空拦截,然后整个人都被抱了起来——“先去洗手。”

小Harry瘪瘪嘴,朝男人做了个鬼脸。男人也不恼,只抱着他来到洗手池,挤好了洗手液,又用大手包裹住Harry的小手,轻柔地搓洗。

男人神色淡然,动作也不着急,仿佛在处理一件珍贵的魔药素材。被男人抱在怀里的Harry抬起头,就看见Severus专注又温柔的样子。一种他也说不清楚的感情涌上心头。小孩偷偷地笑起来,扭头吧嗒一口就亲在了男人的喉结上。

Severus的手顿了一下,随即深吸一口气。“怎么了?”他故作镇定地把小孩手上的泡沫冲洗干净,声音有些嘶哑。

Harry笑起来。“喜欢Sev呀。”

男人闭了闭眼,嘴角慢慢勾起,再次睁开眼时,眼底的情感仿佛要把Harry吞噬。“我也喜欢Harry。”

说罢又把小孩抱回座位上,刚才波涛汹涌的情绪都被压回心底。

抱着吃饱喝足的小孩走在回家的路上,耳边还是小孩絮絮叨叨的话,男人依旧有着十二分的耐心:

“Severus我们下次去动物园好不好啊?”

“好。”

“Severus你看过电影吗?我好喜欢那个变形金刚…”

“嗯,下次一起去看。”

“Severus我们今天出来玩是我们的小秘密嘛,不要告诉姨妈他们哦。他们会把Severus抢走的。”

肩膀上的声音渐渐小下去,Severus偏头,在熟睡的男孩脸上轻轻落下一吻。

你才是我埋在最心底的小秘密。除了你,没人能把我抢走。


Snarry傻白甜30 霸道总熊和救世主男孩5(大概是短篇的ooc产物|养成向)

喂饱了小孩,Severus在厨房胡乱甩了一个清理一新咒,在Harry大叫之前捂住了他的嘴。无法用嘴巴表达自己崇拜之情的Harry只能拼命地眨眼,诉说着自己对Severus的无限憧憬。

男人哭笑不得地亲了亲小孩的眼睛,带着他去浴室刷牙洗漱,又抱着小人回到了房间里。

刚吃饱不能睡觉,Severus靠在床头,让Harry坐在自己两腿中间,把人圈在怀里,大手轻柔地给小孩揉着肚子,帮他消食,另一只手拿着一本故事书,给他念故事。

闹了一天的小孩终于安静了下来,专注地听着Severus念故事,一时无话,静谧安好。

念到一半的时候,Severus就觉得有什么东西撞在了自己身上。低下头,正好看见歪倒在自己身上的Harry。小孩已经呼吸平稳,沉入梦乡。

Severus嘴角不自觉地上扬,轻轻放下故事书,关上灯,把小孩搂在怀里,盖上被子,细碎的晚安吻落在他额上,一夜好梦。

第二天一早,Harry就醒了过来。入眼是男人的胸膛,这才想起来,自己昨天去超市买到了泰迪熊玩偶,可是回到家小熊就变成一个很好看很温柔的大哥哥…

想到这,Harry高兴极了。第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给他做好吃的,还给他念故事听。一种甜蜜的,不知名的感觉涌上了小Harry的心里。他使劲地挤到Severus的怀里,在他胸前左蹭蹭右拱拱,把自己逗得乐个不停。

Severus正身处梦魇——他再一次回到了Harry被下了死咒扔下高楼的那一瞬间,正当他被无尽的痛苦所淹没的时候,一阵笑声把他吵醒了。

睁开眼,入眼的就是顶着一头乱毛的小Harry正傻笑地看着自己。

“Severus,早上好啊。”男孩看起来很开心,问完早安又把头埋在Severus胸口一阵磨蹭。

Severus因为梦境而作痛的心脏一下子被填满了。他紧紧抱住了小Harry。还好…他还有一次机会,还没有彻底失去Harry。

Harry也感觉到了身边的男人似乎并不高兴,他费力地从怀抱中抽出一只手,学着之前Severus的样子安抚地拍了拍他的后背。“好了Severus,有什么难过的事情可以和我说。”

“Harry。答应我,一直陪着我。”两人额头相抵,Severus的眼睛望着Harry的绿眸。

Harry只觉得自己要被Severus那幽深的眼睛吸了进去,他呆呆地看着眼前的男人,被蛊惑一般道:“好,不会离开Sev的。”

温存了一会儿,Harry有些奇怪地抬起头,努力地想要听什么。“奇怪了,今天佩妮姨妈怎么没有叫我啊?”他从Severus怀里跳出来,小心翼翼地打开走了出去,过一会才哭丧着脸回来。“Severus,姨妈一家都出去了,他们可能出去玩了。”

Harry看起来落寞极了。虽然总是受到苛责和虐待,但对于小孩子来说,总归是忍不住想要亲近身边的大人,想要得到宠爱和关心的。Severus叹了口气,把小孩揉进怀里,亲亲他的头顶。“既然这样,那我们今天也出去玩吧。”

Harry猛地抬起头,眼睛亮晶晶的,里面是说不出的期待。

Severus抱着小Harry下楼,快速地给他洗漱,做早餐,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带着小孩出门。

周末的伦敦地铁,熙熙攘攘的人群都洋溢着欢乐的味道。Severus没有把Harry放下,一只手托着Harry的小屁 股,另一只手护在Harry的身前,不让人群挤到他。

“Severus!那个小箱子是做什么的啊?”

“那是检票用的机器。”

“哦…那那个海报上写了什么啊?”

“那是快餐店的广告,你要是想吃我们下午就去吃。”

“哇太好了!那那边那个...”

 

第一次坐地铁的小Harry兴奋地这看看那摸摸,还一个劲地问问题。一向冷酷的男人此时脸上带着温柔的笑,一边细心地回答小孩所有的问题,一边把人往怀里紧了紧。

下了地铁,Severus熟悉地穿过破斧酒吧,用黑色的袍子遮住了Harry的身体——他还不想让Harry过早地知道自己的身世,他只想让他的宝贝健康快乐地度过童年就好。

Harry乖乖地缩在男人怀里,安静地打量着身边的一切,两人来到酒吧后门,Severus伸手在指定的砖上敲了三下,Harry看见他敲过的那块砖抖动起来,开始移动,中间的地方出现一个小洞,洞口越变越大,不多时他们面前就出现了一条足以让海格通过的宽阔的拱道,通向一条蜿蜒曲折、看不见尽头的鹅卵石铺砌的街道。

小孩惊讶的张大了嘴,Severus笑着低头亲了亲他的额头。“欢迎来到对角巷,Harry。”

他轻车熟路地抱着还在喋喋不休的Harry走到一家店门口。店主是个胖胖的的中年女人。看Severus走进来,笑着和他打招呼:“斯内普教授?您是来买扫帚的吗?最近的彗星系列怎么样?”Severus只点点头,对店主道:“我需要最安全的儿童扫帚。”

他无视了店主八卦的目光,把怀里的小孩搂的更紧了,像个护食的猛兽一般。店主挥挥魔杖,一个小盒子从货架上飞了出来,落在店主的手里。Severus听到怀里的小孩发出“哇哦!”忍不住轻笑出声。

店主有些惊悚地看着以冷面阴郁著称的霍格沃茨教授露出宠溺的笑容,把手里的盒子递给男人。“这是最新的儿童扫帚,非常安全,最高能飞到两米,速度也不会太快,婴儿都可以用的。”

Severus满意地点头,付了钱就抱着小孩走出店。两人来到一片草坪,Severus放下Harry,打开了手里的盒子。

“Harry,这是你的礼物。”

“给我的吗?!”Harry兴奋地把扫帚拿起来。“这是做什么的?这也是有魔法的吗?”

“是的,这个扫帚可以带你飞。”

Harry再一次张大了小嘴,看看男人,又看看小扫帚。

“你把它放在地上,手在上面,说,起来。”Severus握住Harry的小手,Harry小声喊了一句,扫帚听话地飞到了Harry的手上,还亲昵地蹭了蹭Harry的手。

“啧。”男人眯了眯眼睛,危险地瞪了一眼扫帚。可怜的扫帚感受到了男人的杀气,不可察觉地抖了抖。

“Sev!接下来怎么做?”

“来,你骑到扫帚上,这样…对,分开腿。然后脚蹬一下这里…”

Harry乖乖地照做,儿童扫帚温和地慢慢升起,升到与Severus视线平齐的地方。男人慢慢的松开手,但是又不敢把手拿开,虚虚地护在Harry身侧。

骑在扫帚上的男孩完全没有害怕的意思,脸上洋溢着兴奋的笑容,还无师自通地学会了加速,转弯和刹车。Severus不由得感叹,这小鬼在这方面真是有天赋。

“Sev你快看啊!我飞起来啦!耶!!”小孩兴奋地大叫着,一边向前滑行一边回头看着男人。Severus笑着朝他招手。

突然,扫帚不可控地向旁边甩去,眼看着小Harry就要被甩掉,Severus的新一下子被揪紧,想也不想地就朝着小孩扑了过去。


Snarry傻白甜30 霸道总熊和救世主男孩4(大概是短篇的ooc产物|养成向)

Severus发现,小时候的Harry好像话很多,总是叽叽喳喳地拉着他的手说个不停,从幼儿园的小朋友说到性格温和的老师,又说到每天吃什么,玩什么游戏。说这些的时候,小小的Harry还有些吐字不清,说到有趣的地方自己会先咯咯地笑上一阵,带着天马行空想象的童言童语让Severus脸上的笑容一直没有消退。对于Harry Potter,他的耐心似乎永远也用不完。

“好了,这么晚了,Potter先生该睡觉了。”不知不觉天已经完全黑透,德斯礼一家早已被吓的销声匿迹,早早回房间去了。

“咕噜噜——”

Harry小脸通红地揉了揉肚子。“Severus,我饿了…”

Severus一愣,随即想到,Harry今天吃饭到一半就因为打碎盘子被责骂,之后直接被自己带上房间,肯定是没有吃饱的。Harry这么小,吃不饱对身体不好,只是现在这么晚了…

Severus低下头,正对上Harry“可怜巴巴”的小眼神,右手的袖子被抓住轻轻摇晃着,Severus顿时“屈服”了:去他的梅林,他现在就要下去给Harry做东西吃!

已然变身奶爸的Severus暗自叹口气,把Harry抱起来亲了亲人脸蛋——这是向小家伙讨的报酬,要知道,他也算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吃过自己做的饭的人了。“走吧,我们下去吃点东西,但是不可以发出声音吵到你的姨妈和姨父,知道了吗?”

Harry连忙捂住自己的嘴一阵点头,绿色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附在Severus耳边小声说,“收到!我们出发吧!”仿佛接下来要去冒险似的。

这小鬼,这么小就知道冒险,典型的蠢狮子。Severus在心里翻个白眼,曲起手指敲了敲小鬼的脑门,抱着人走下楼。

走廊里一片漆黑,是不是传来德斯礼夫妇争吵的声音,无非是“今晚的事情太诡异,果然那个小鬼是那个世界的”诸如此类的争吵。黑暗中Severus勾起一抹冷笑,看来自己的目的达到了,以后这两个麻瓜不会轻易对Harry出手了。

Severus抱着Harry走到楼下的厨房,给两人施了无声无息咒,就把小Harry放到空旷的料理台上,自己打开了冰箱,翻找食材。

以前一个人住在蜘蛛尾巷的时候,Severus总是用魔法马马虎虎地解决一餐,只有Harry来到家里才会亲自下厨给爱人烹饪,这次也一样。

Severus从冰箱里找出了一些蔬菜,还有专门给孩子吃的易消化的通心粉,点燃炉灶,熟练地把蔬菜洗干净,切碎,放到锅里炒熟,再加水,放入通心粉煮熟,不一会,厨房里香味四溢。

“好香啊Sev!”Harry坐在一边的料理台上,探头探脑地,想要知道Severus在做什么好吃的。见状,正在专心烹饪的男人连忙放下汤勺走到Harry面前,把小孩扶住让他坐正。“小心点,别摔着。”想了想还是不太放心,单手把小Harry抱了起来,另一只手拿着汤勺继续搅拌锅里的蔬菜通心粉汤。

“Sev,Sev!再加一些那个豌豆嘛!我喜欢的!”

“好,你别乱动,会烫到你。”Severus发誓,给一年级新生上魔药课他都没有这么紧张过。

很快,一碗香喷喷热腾腾的蔬菜通心粉汤大功告成,Severus用小碗给Harry盛好汤,取了小勺子递给Harry。“快吃吧。”

Harry坐在桌子前,夸张地趴在碗边使劲吸一口气:“真香啊!”

Severus哭笑不得地敲敲他脑袋:“快点吃!”看着Harry舀了一勺汤,撅起小嘴吹了吹,放进嘴里,一向自负的Severus竟然觉得有一点紧张——确实很久没有做饭了,不知道手艺有没有退化…

尝到滋味的Harry笑弯了眼睛:“真的太好吃了!Severus你好厉害啊!”

Severus暗自松口气,正要催促小孩快点趁热吃,温热的勺子抵在了他嘴边:“你也尝尝看,真的很好吃!”

Severus张了张嘴,看着自家男孩亮晶晶的眼睛,终究没有说出教训的话,张嘴把蔬菜汤含在嘴里,慢慢咽下。

他总是能记得关于眼前这个人的很多事情,Severus想,今天这件事,也要好好地记下来。他就像一只伏在自己宝藏上的巨龙一般,用身体盖的严严实实的,不准任何人觊觎他的宝物。这些宝物,就是他与Harry Potter在一起的所有时光。


Snarry傻白甜30 霸道总熊和救世主男孩3(大概是短篇的ooc产物|养成向)附1,2连接

http://funkygirl233.lofter.com/post/30f521_12a1666db

http://funkygirl233.lofter.com/post/30f521_12a1b4508


被Harry王子的吻唤醒的Severus公主,哦不,是Severus睡美熊,很快就适应了现在的情况:自己确实是因为Harry的亲吻由玩具熊变回了人类,而且,这具身体也是自己的,确切地说,是自己的2 3岁的身体。看来一切的一切都回到了20年前。不管是什么原因,目前好像没有解决的办法。不过,Severus看着身边明显因为受到惊吓目瞪口呆的小小恋人,嘴角勾起温柔的弧度。这样也挺好的。

Severus清清嗓子,开口道:“你好,我的名字是Severus Snape,如你所见,我本来是一只玩具熊,你亲了我,就变回人类了。”

小Harry还是一副吃惊不已的样子,绿色的眼睛睁得大大的,闪着光芒。却全然没有丝毫的紧张或者害怕。Severus不知道是该感谢他骨子里的格兰芬多精神还是该叫他提高警惕,毕竟现在的自己可是一个陌生人。

“我知道了!”小Harry兴奋地开口,“你也被黑女巫下了咒语吗?只有亲吻才可以唤醒你的那种咒语?”

被Harry的可爱想法弄得轻笑出声,Severus想了想道,“是这样了,只是不知道我以后还会不会变成熊了。你知道,邪恶的黑女巫总是有很多鬼把戏。”说完还煞有介事地朝Harry眨眨眼睛。

“坏女巫真讨厌!”Harry攥紧了小拳头用力挥了一下。“Sev不怕,我会把她打跑的!”

再次被小恋人的话正中心脏的Severus唇边笑意更加明显。他把小孩抱起来放在自己腿上,低头亲了亲他额头,低声道:“好啊,那我就等Harry王子来救我了。”

Harry第一次被人叫做王子,还被亲了额头,既兴奋又有些说不出的害羞。他挠了挠头,“我不知道Sev是个大哥哥了,但是我还是想和你做朋友…”

突然被叫哥哥的Severus只觉得满足的不得了,他笑着搂紧了Harry。“当然,我永远是你的朋友。”还有爱人。他想着。

正当两个“好朋友”温存的时候,Penny姨妈的喊声打断了他们。“Harry Potter!下来吃晚饭!”

“来了姨妈!”Harry高声应了一句,看向Severus:“我要去吃饭了,Sev和我一起去吗?”

Severus摇了摇头,“我不能去Harry,你的姨妈会认为我是坏人把我赶走的,而且我的身份会吓到他们。”

Harry歪头想了想,“嗯你说的对,而且达力会欺负你的。”他眯起眼睛笑得开心。“那我们就是秘密的好朋友啦,你放心,我不会让别人欺负你的!”

“好。”Severus笑着揉揉他的头发,并没有纠正他的说法,他只觉得,自己的小恋人真的是可爱极了。Severus把Harry抱下床,为他拉开门。“快去吃饭吧,多吃一点。”说完看着Harry走出房间,直到小小的身影安全下楼梯才关上房门。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这样简直像个唠叨的妇人,不禁开始唾弃自己,又无可奈何的接受了现实:谁让Harry这么小,生活环境还这么差。想到这,他似乎想起上一世听人说起过,救世主的童年生活并不好,看来自己需要小小地惩戒他们一下…

Severus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说起惩戒,不知道自己的魔法有没有随着身体的变化而恢复。变成玩具熊的时候是不可能用了,那么现在——Severus快速地朝着房间里的一本旧书用了个漂浮咒,书本向他飞来,被他稳稳地接住。无声无杖的咒语被他灵活运用。看来恢复成人类的身体,就能使用魔法了。Severus眯了眯眼睛,他会让德斯礼一家后悔的。

楼下的餐厅突然传来玻璃破碎的声音,紧接着是佩妮德斯礼的尖叫声:“Harry Potter!你在干什么!还不赶快收拾去!”

真是一刻也不安宁。愚蠢的麻瓜!Severus拉开门,施了个羽毛脚咒,快步走到楼下。餐厅里,Harry正蹲在地上把碎瓷片一点一点捡起来,佩妮德斯礼正安抚着儿子达力,弗农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连个眼神也没有给Harry。

“嘶!”Harry的手被碎片划出了口子,顿时血就流了出来。刺目的红色让Severus一下乱了神智,场景恍惚,一切仿佛回到了他和Harry诀别的那个黄昏,那时的Harry也是,身上都是自己的血…Severus只觉得一阵窒息的感觉扼住了他的喉咙,令他喘不上气,心脏剧痛,头好想要炸开一般。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这没什么打不了的,Harry还好好的,他没有危险…可他还是冷静不下来,他不可能看着自己的小爱人收拾锋利的碎片。

Severus快速地向餐厅的三个人甩了混淆咒,趁三人神智不清的时候抱起了小Harry,把小孩埋进自己怀里,又顺手把桌上的法棍面包变成了一条蟒蛇,这才抱着小人回到楼上。

Severus把人放在床上,默念治疗咒,见Harry手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止血,愈合,这才松了一口气。再次把人揽进怀里,把头埋在他小小的肩膀上。暗自发誓,绝对不会再让Harry受一点伤害。

怀中的Harry扭了扭小身子,“Sev,你怎么来了!刚才我不是故意打碎盘子,是达力一直在桌子下面踢我,我才…”Harry焦急地解释着,Severus没有说话,Harry却察觉到一只温热的大手轻抚着自己的后背。

“我知道的Harry,你不是故意的,是达力的错,和你没有关系。”温柔的抚摸和低沉的声音渐渐地平复了Harry焦躁的心情,第一次有人愿意听他解释,这让他顿时一种他自己也说不清楚的委屈涌上心头。

“Sev,你真好。”小孩闷闷地说,轻轻蹭了蹭Severus的胸膛。“对了!你刚才是不是用魔法治好了我的手!它咻地一下就全好了!”Harry突然抬起头,绿色眸子里闪着兴奋的光。

Severus无奈地拍拍他,“我想是的,被黑女巫下了咒语之后,似乎我也会使用魔法了。”真是烂借口,他又开始唾弃自己。没办法,谁叫他家小朋友是个好奇宝宝。

一时无话。直到楼下又传来一声尖叫。

“啊!!这里怎么会有蛇!!弗农!你快抓住它啊!!”一阵兵荒马乱,Severus冷笑一声。混淆咒时间到了。看来,德斯礼家今天碎的不只是一个盘子这么简单了


无比希望自己会画画了
要是自己会画画,我就天天给自己喜欢的cp开!车!(什么危险发言)

Snarry傻白甜30 霸道总熊和救世主男孩2(大概是短篇的ooc产物|养成向)

Harry一路上都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地坐在汽车后座上,怀里紧紧抱着新买的泰迪熊玩偶,时不时地伸出小手安抚似的轻拍熊熊Severus的后背。在小恋人怀里的某位教授此刻享受的很,难得放空的疲惫的大脑,享受一刻的安宁,甚至都没有理会达力的挑衅。 回了家,德斯礼夫妇带着达力去试玩他新买的玩具赛车,Harry有些羡慕地看了一眼,深吸一口气,抱起小熊自己默默地进了屋。这一切都被Severus看在眼里。他不着痕迹地把头靠在Harry的肩膀上,眯起了他的豆豆眼——尽管毫无威慑力,但也足以显示他现在的不满与愤怒:等着吧,他会想办法给Harry讨回公道的。 小Harry抱着快和他一样高的玩具熊有些吃力地走上了二楼,来到了走廊尽头的小房间。小房间的小是字面意思,这房间的高度只有普通房间的一半。推开门,房间里除了一张破旧的儿童床之外,堆了满地的杂物。这分明不是一个给孩子住的房间,而是一个杂物间! Severus已经出离的愤怒了。当年老校长说要把Harry送到德斯礼一家的时候他是默许了的,毕竟他没有能力养这么小的Harry,小孩待在他身边也很危险,在他看来,生活在麻瓜亲戚家是最好的选择,谁知道今天才发现这德斯礼一家竟然这么对待Harry!怪不得他觉得小孩似乎比同龄人要瘦弱很多,他现在只后悔没有坚持把小Harry留在自己身边。 另一边的Harry自然没有注意到自己“愤怒的小泰迪熊”,他熟练地关上房门,费力地踩上小椅子打开窗户,午后的微风吹进房间,平复了Severus的心,他看向窗边的Harry,阳光打在小孩身上,Severus想,至少他的男孩现在在他身边,他会守护他好好长大的。 Harry坐到床上,和熊熊Severus并肩靠在枕头上坐好,想了想,还是把小熊抱起来放在自己腿上和他面对面。 “你好,我叫Harry Potter,唔,我今年三岁了。我们以后做朋友好不好?”说完小手拉起Severus的熊爪子晃了晃,权当是握手了。正打算放开时,Harry觉得自己的手似乎被拉住了。 Severus现在的“熊爪子”并不能分出手指,而且也软绵绵的使不上劲。他弯起手掌,抓住了Harry的手指,不让他抽回手。 “啊呀!熊熊你真的会动啊!”Harry惊喜地小声欢呼,似乎意识到什么连忙捂住嘴,压低了声音,眼中闪着惊喜的光芒,却完全没有害怕的意思。“所以在超市也是你自己跑出来摔下去的咯?” Severus还是不能说话,只能点了点头。 真切地看着自己的玩具小熊回应自己的话,Harry兴奋地抱住了Severus。“可是小熊,你不能说话吗?”小手轻轻摸着Severus缝合紧密的小熊嘴巴。 Severus再次点点头。他发誓,他要是能张嘴,刚才一定抓住了Harry的小手好好亲上一番。 看到Severus点头,Harry立刻心疼起来:他的新朋友不能说话呢,怪不得会寂寞得想从货架上逃出来了。Harry小大人似的拍了拍Severus的熊头:“熊熊不用担心,不会说话也没关系的,我们还是最好的朋友,我会尽力理解你的意思的…” 看着极力表达自己的小Harry,Severus的心一下子软成了一片。他虔诚地捧起了Harry的小手,轻轻吻了吻。Harry被手上毛茸茸的触感逗得咯咯地笑了。 “对啦小熊你知道吗,我们幼儿园下周就要表演话剧了,是睡美人,你知道这个故事吗?我在里面演了王子呢!”Harry兴奋地从床底下掏出一个小书包,从里面拿出了一本带着插图的《睡美人》。翻开书,激动地开始和Severus讲解故事里的王子是如何英勇地打败坏女巫,登上高塔吻醒公主的。 “然后呀,Harry王子拔出他的宝剑,一点也不害怕坏女巫的魔法,躲过了下咒语的女巫,把她打跑了,看到了沉睡的公主,把他吻醒,之后就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Severus对这种无聊的麻瓜童话故事一点兴趣也提不起来,他专注地看着眼底闪烁着兴奋光芒的Harry,心里有种莫名的冲动。他要让Harry一直这样快乐下去,那些他已经遭受的,即将遭受的黑暗…就由他来为Harry挡住吧。 不对…等等,眼前就有事情要他出马了。什么叫吻醒?他的Harry要去吻别的麻瓜小鬼?想都别想!他伸出熊爪子指了指童话书的插图——英俊的王子在沉睡的公主面前闭着眼,俯下身子,一副马上要亲下去的样子。 “啊,这个就是吻醒公主的场景了,班里演公主的是琳达,说起来她和公主长得还挺像的呢!老师说,用嘴亲亲她,公主就会醒过来啦!” 对!这就是问题所在!Severus危险地眯起眼睛。他的小鬼要去吻别的小丫头?绝对不可能!他抬起爪子摁在了Harry的嘴巴上,又指了指自己的嘴,暗示意味明显。 “咦,你想要我和你练习一下这个场景吗?当然好啦!”Harry低下头看了看台词,清清嗓子变身“小王子”:“爱洛公主,我终于打倒了邪恶的黑女巫,现在由我,来将你唤醒吧!”说着煞有介事地闭了眼睛,俯下身将吻慢慢落在Severus 的小熊嘴上。 软软的唇瓣贴在了毛茸茸的小熊嘴上,本该是滑稽的一幕但两位主角都沉溺其中。Severus甚至放缓了呼吸,他等这一刻等了太久了。 还未等他仔细品尝这个吻,身体就传出一阵异样的感觉。一阵天翻地覆的眩晕感袭击了他的大脑。一种强烈的预感迫使他推开了认真亲吻自己的小男孩。 Harry被推开,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自己的小熊。可眨眼间,他的泰迪熊玩偶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帅气的黑发的青年。 “我变回来了?”Severus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身体。所以,在Harry吻了他之后,他就从玩具熊变回了自己? 这是什么?睡美人?不对,恐怕是睡美熊吧!

[Snarry傻白甜30] 霸道总熊和救世主男孩1(大概是短篇的ooc产物|养成向)


“阿瓦达索命!除你武器!钻心剜骨!”Severus胡乱地往身边的食死徒身上丢着恶毒的咒语,一丝不苟的中长发被他焦躁地甩的一团糟。毫无平日里冷酷的蛇王形象。Severus根本没空打理混乱的自己,甚至没有管倒在地上挣扎的伏地魔亲信,只是一味地清扫挡在自己面前的一切障碍,然后大步往楼上狂奔——他的男孩正在顶层天台和伏地魔单独对峙,他根本没法想象那个可怕的画面。
终于赶到顶层,Severus一脚踹开天台的门,如眼是伏地魔的背影以及,被伏地魔掐住脖子半个身子探出护栏的Harry Potter。他的男孩半张脸上都是干涸的血迹,已经陷入了昏迷。那一瞬间Severus的呼吸都停止了,心脏剧烈地跳动着,握着魔杖的手轻微颤抖。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蹑手蹑脚地从后面接近伏地魔,打算找个机会干掉他救下Harry。
“嘶——”黑色巨蛇犹如鬼魅一般缠上了Severus的脚踝,冰冷刺骨的触感让Severus僵在原地。该死!果不其然,伏地魔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裂缝般的嘴咧开一个笑容:“Severus!我的好朋友,你来了?怎么,你是来救你的小情人的么?可惜,你选错了主子。”语毕,他放肆癫狂地大笑,左手松开了Harry的领子,右手迅速抽出魔杖:“阿瓦达索命!”
“不要!!!”Severus大喊着扑上去,几乎是同时,缠绕在他身上的巨蛇纳吉尼张开血盆大口咬在了Severus的脖颈上。獠牙刺入,Severus甚至可以感到毒液正渗入血管,但他没有停止脚步,用尽最后的力气翻身摔下护栏将下坠的Harry紧紧抱在怀里,和他一同从霍格沃茨最高的天台摔落。
下坠的风声在耳边咆哮,怀中的身体越来越冷。直到毒液慢慢**他的全身,他的心脏,他始终没有放开Harry,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还在男孩耳边温声呢喃着:“Harry,别怕,我在。”
————————————————————————————————————————————
再次清醒过来是一片无尽的黑暗,但是又不是虚无的那种黑暗。Severus只觉得浑身酸痛无比,周围好像塞满了枕头一样拥挤不堪,就连脚下也没有踩到令人感到踏实的地面。远处还有嘈杂的声音,仿佛来到了对角巷。Severus费力地挪动双腿往前挤,前方似乎有细碎地光芒,他着急地向前挪动身体——看起来他还没有死,那么Harry呢?他也得救了吗?
终于,Severus奋力地从一堆软绵绵的障碍物中间挤了出来,眼前的一切使他忽略了剧痛的身体和萦绕在心头的问题——Severus Snape,霍格沃茨魔药学教授,斯莱特林学院院长,以毒舌冷酷著称的男人,现在身处某麻瓜世界的超市货架上。至于刚醒来时令人窒息的压迫感,则来自他所在的货架:这是一个玩具熊货架。Severus顿时觉得太阳穴突突地跳着。
他伸手想摁住自己的头,却发现身侧抬起的不是自己的手,而是一只褐色的熊爪子。饶是淡定冷静如Severus这下也忍不住向梅林咆哮了:为什么他变成了一只玩具熊啊该死的梅林的裤衩!
Severus再三深呼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挤到货架最边缘,抬起“熊头”瞥见了收银台上摆着的台历——1983年7月30日。看来他不是没有死,而是回到过去了,还变成了一只玩具泰迪熊。他试着使用魔法,但是毫无动静,周围也没有看到他的魔法杖,如今只能做一个会动的小熊了。看来要如何与Harry重逢成了目前最大的难题…
正在Severus沉思的时候,拐角处走来一家人。一对夫妇带着两个小男孩走来。大一些的男孩好像得到了所有的宠爱,肥胖的小身体在他妈妈的怀里扭来扭去,不停地哭闹着:“妈妈!我就要买那个赛车!我就要!不然我晚上就不吃饭了!”孩子妈妈瘦弱的身体几乎要撑不住儿子的折腾,听他这么说立刻着急起来。“这怎么行呢!达力宝贝,你看看你都瘦成什么样了!不吃晚饭可怎么行。弗农,你快去给他拿玩具车啊!”女主人指使着自己的丈夫去买玩具,自己则低声哄着“瘦小”的大儿子,自始至终都没有看身后的小男孩一眼,仿佛他从不存在一般。
Severus本来无心关注无理取闹的小孩子,但孩子的名字和男主人的名字让他抬起了头。如果没有猜错,这是Harry表哥和姨父的名字。果不其然,他看到了那个缩在女人身后的瘦小男孩:穿着过大的衣服,绿色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又新奇又害怕地环顾四周。
Harry!Severus无法出声,只能扭动着胖乎乎的毛绒身体使劲往前蹭。德斯礼夫人还在安抚自己的儿子,根本无心注意货架上的动静,但是悉悉索索的声音引起了小Harry的注意,他睁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一只玩具熊似乎在一点点地往前挪动身体,最终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一动不动了,仿佛只是一只普通的玩具熊。
Severus知道自己已经成功地引起了自家小朋友的注意力,再动的话恐怕要把其他人吓跑了。果然,他看到小小的Harry走上前两只小手抓住他,把他抱了起来。
“你好。”他小声说,稚嫩的声音,带着奶香味的柔软怀抱,让Severus Snape差点再一次灵魂出窍。“你是不是在上面无聊了想出去玩呀?”
“Harry Potter!你在做什么!别磨磨蹭蹭的,快点走!”弗农姨父不耐烦地催促着。
“姨父,我可以买这个吗?”Harry抱着玩具熊Severus问道。
“随便你。”德斯礼头也没有回地向前走去。
“你别怕,我带你出去玩,以后我做你的好朋友,你就不会无聊了。”Harry像是怕别人听到似的,把嘴贴近小熊耳朵说着悄悄话。
被小小软软的恋人抱着,Severus·泰迪熊·Snape已经飘飘然了

【Hannibal】拔杯-自縛

Fa:

*交往為前提,OOC注意。


以下正文:


  「午安,Will,睡得好嗎?」


  正午,Will被Hannibal那溫柔到令人難以置信的嗓音給喚醒。


  「我知道你因為工作很累,但午餐已經準備好了,該起床了。」


  Will聽得出Hannibal語氣中的寵溺,但柔軟的床以及溫暖的被窩讓他不願意起身,只是更努力地將臉埋進枕頭當中,直到他感受到對方冰涼的指尖滑過自己的後頸,他才從床上彈起並向旁一退去,與Hannibal拉開距離。


  Will看著Hannibal,這明明已經不是對方第一次看見自己感到危險時所做出的反射動作,但對方臉上的笑容還是讓他尷尬不已,卻也同時明白對方是故意那麼做的。


  「看來你醒了,我在餐廳等你。」語畢,Hannibal便笑著離開了臥室。


  看著關上的臥室門,Will覺得自己一定是病了,否則自己怎麼會接受那曾多次傷害自己、甚至在自己的身上留下傷疤的病態追求者——Hannibal。而自己甚至已經與人同床共枕半年之久。


  事實上,在最初與Hannibal互動時,Will就莫名地對人特別警戒,而Will曾認為那只是自己的壞習慣,也許Hannibal就只是個過分彬彬有禮的心理醫生呢?直到他發現了Hannibal那黑暗的一面後,Will才發誓永遠都要相信自己的第六感。


  而他們的互動模式一直都很奇怪。Will特別不明白Hannibal究竟在想些什麼,為什麼對方要一邊做著傷害他人、傷害自己的事,又一邊向自己露出不捨的眼神?


  後來,當Will終於明白Hannibal那些對自己充滿惡趣味的欺辱與傷害都是出自於某種扭曲的愛意後,他突然明白自己這次真正抓住了對方的把柄——喔,對方是個殺人犯兼食人魔可一點都算不上把柄,Will很確定當自己告訴Hannibal自己知道他做過些什麼時,對方只是露出了令人發寒的笑容。


  Will當然想過要透過FBI將Hannibal給逮捕,但他擔心Hannibal在FBI找上門前就已經遠走高飛的同時,更擔心著Hannibal再次將自己的朋友切開、重組,或許還會擺放在FBI大樓的大廳裡展示。


  最後,Will想出了一個他認為最有可能將Hannibal留在身邊看管,且對方無法繼續做出違法行為的方法——那就是利用自己,讓自己成為Hannibal的監視者。


  Will接受了Hannibal的追求,並明定了多項交往時的規定(當然包含了不可殺人以及料理他人),而出乎意料的,Hannibal對Will的規定全盤接受,現在的Hannibal除了是個料理能力高超的心理醫生之外,也就只是個彬彬有禮的紳士了,可喜可賀——


  當Will盥洗完畢來到餐桌之前,他曾那麼想。


  「不坐嗎?」Hannibal有些疑惑地抬頭望著Will。


  Will在Hannibal左側坐下,並不安地看著餐桌中央的已經切割過的肉塊。


  「這是什麼?」明顯自己餐盤中的主食是自那肉塊上所切割下來的,Will伸手拿起刀叉,用餐刀輕鬆劃開肉塊,看得出棕色的外層裡是柔嫩的粉色與些許的猩紅。Will可以確定這是Hannibal花了許多時間烹調的料理,他唯一無法確定的是那究竟是什麼動物的肉,畢竟他們的餐桌上已經有好一陣子沒有出現肉類料理了。


  「這可花了我許多時間準備,你希望是什麼呢?」Hannibal放下了刀叉,微笑著反問。


  聞言,Will的不安達到極限,他的腦中完全可以拼湊出一個人被Hannibal綁架並成為佳餚的過程。


  「Hannibal Lecter!你答應過的!」握著刀叉的Will狠狠地搥了桌子,他瞪著Hannibal,不滿對方臉上仍掛著從容的笑容。


  「雖然我也喜歡你生氣時連名帶姓地喊我,但我更喜歡你在床上那麼做。」Hannibal微笑著說:「其實你不需要為此動怒的,Will,為心儀之人費盡心思只不過是種本能。」


  「我怎麼可能不生氣!」Will對於Hannibal仍能露出笑容感到難以置信,他開始懊悔自己曾傲慢地以為自己讓Hannibal改變了,以為自己可以看管住Hannibal,但看看這餐盤上的肉,對方不單打破了與自己的約定,甚至直接將其烹調後上桌,彷彿在嘲笑著自己的愚蠢——畢竟自己在這之前確實耽溺於Hannibal的溫柔當中、對Hannibal動心了。


  儘管感到氣餒,但Will仍思考著究竟如何改變Hannibal的壞習慣,他盯著餐刀的刀尖,陷入沉思。


  若是與Hannibal刀刃相向呢?那行不通,Will知道Hannibal並不畏懼自己的恐嚇,對方甚至會將其視為某種調情。


  那麼,若是從Hannibal最珍惜的事物下手呢?Will左思右想,他實在無法確定Hannibal珍惜的事物為何,對方總像個旁觀者似的,彷彿這世上所有事物都與他毫無瓜葛,沒有任何人事物是Hannibal所在乎的——Will無意義地轉動著餐刀並思考著,卻在沾著肉汁的餐刀上看見了自己模糊的倒影時恍然大悟。


  答案是那麼明顯。Will忍不住露出一抹笑容。


  「Hannibal,你非得付出代價才願意改正那令人髮指的壞習慣嗎?看,這就是你所要付出的代價——」說著,Will咬緊牙關,舉起餐刀就往自己的臉部劃去。


  幾乎已經可以想像疼痛自傷口蔓延開來的感覺,但疼痛卻未產生,反而是Hannibal的血滴在了Will的大腿上,那鮮紅的血珠滲進了布料當中,一點一點的就像是雨點。


  「Will,你真的不用為此動怒的,我承認,這只是個玩笑。」Hannibal緊緊握著刀刃的位置,但他並沒有因為傷口所帶來的疼痛動怒,反而一臉歉意地說:「這只是鹿肉罷了,不是你所想像的那樣,很抱歉開了這種玩笑。」Hannibal說話的同時,手稍稍用了點力,輕易地將餐刀自Will的手中抽離後擱置在一旁。「如果你想確認的話,我還留著商店的收據。」Hannibal說。


  而Will驚訝地注視著一切,他沒想過Hannibal會伸手直接握住刀刃,這發展完全在他的想像之外。


  直到Will感受到大腿上那詭異的濕潤感、並低下頭確認後,他這才慌張地用自己的餐巾包裹住Hannibal手掌上的傷口。「Hannibal,我、我沒想過你會伸手。」Will一臉擔憂地說:「這不是我的本意……」事實上,Will向來都只想到以傷害自己或委屈自己的方法來控制Hannibal,但他從未想過直接傷害Hannibal,所以演變成這局面反而使他感到愧疚。


  「我知道,但我也不可能讓你受傷,只要答應我以後別用這麼激烈的方法抗議就行了。」Hannibal抬起那隻Will剛用餐巾包裹住的手輕撫了撫對方的臉龐。


  「我答應你。」Will微偏著頭,接受了Hannibal觸碰。


  然而Will不知道的是,Hannibal在心裡想著的是自己或許真得將飲食習慣改一改了,否則眼前這有趣的小羊羔若總用自殘威脅自己,自己不知道會增加多少傷口,畢竟自己對Will的感情也早已不是單純的戲弄而已了。


  首先,就從放走地下室裡仍昏迷著的預備食材開始吧。


                            -END-